短视频招募演绎人员:联系13438774266 
为您推荐
北京方建文电影制片厂(陕西)拍摄基地揭牌仪式暨《战争三部曲》开拍研讨会在西安举行,原中国国情调查研究中心秘书长方建文先生、4岁小演员李添琦、新西兰制片人张广祥、西北建设杂志社副社长杨钦棉等领导嘉宾和社会各界人士参加。
5月14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推出“为大局服务 为人民司法”十项工作举措,其中“胜诉退费”的惠民政策,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关注。湖南省高院明确,诉讼费“主动退”,当事人“少跑腿”——当事人在立案环节按规定缴纳诉讼费,并填写《诉讼费退付方式选择表》,如当事人选择“由法院自动退付”的,在胜诉后15日内由人民法院自动退付诉讼费。据悉,早在今年2月份,湖南君杰律师事务所许小军律师,作为衡阳市石鼓区政协...
下一步,陇县将以陕西纽思达进境动物隔离场首次启用为契机,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强化能力建设,健全机制、再添措施,推动绿色发展、标准化发展和效益化发展,全力做好疫病防控工作,立足全省面向全国提供服务,确保陇县陕西千亿级奶山羊产业全产业链“领头羊”地位。
2024年5月15日上午,陕西省西咸新区茯茶镇中国茯茶文化博物馆,见证了一场关于新媒体与地方特色产业结合的创新筹备会。本次全球新闻筹备会主题为“短剧里的中国品牌一开启产业短剧新纪元”,由陕西省企业品牌建设促进会、西安市品牌建设协会主办,拙匠(陕西)文化产业策划有限公司、农商互融(陕西)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佰益金茯(西安)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承办。
  2024年5月10日是第八个中国品牌日。陕西省企业品牌建设促进会在西安蓝溪国际大厦举行了中国品牌日宣传座谈会。陕西省十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邓理出席会议并讲话,省农业农村厅、省市场监管局、省商务厅和省发改委等政府部门有关老领导,省品促会各地市县工作站负责人、部分企业家和媒体代表约40余人参加。副会长陈飞主持会议。  会上,陕西省企业品牌建设促进会执行会长杨广银致辞并安排部署了2023年度全省...
爱国主义教育学习暨同心圆思想研讨会:凝聚人心,共圆中国梦 2024年4月28日,一场盛大的爱国主义教育学习暨同心圆思想研讨会在北京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交流中心拉开帷幕。此次研讨会由爱国工程研究院主办,广东省广济慈善基金会协办,汇集了来自原部委领导、军政界、商界精英和杰出的社会各界人士,共同探讨并贯彻习近平主席的同心圆思想,如何将爱国主义与推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为社会的稳定发展和实现中国梦...
文章来源:乡村振兴网辽宁讯(蔚楠)由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学家协会国际交流工作委员会、联合国国际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国际时尚电视健康中国栏目、辽宁省沈阳市生物时代中医院等单位举办的2024世界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大会进入关键筹备期,为做好大会的学术交流和学术理论研究工作,提高大会的专业性、学术性和权威性,组委会特别组织2024世界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大会主席团,具体名单如下:大会主席...
商洛市丹凤县住建局召开全县住房领域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协调推进会 西部文化建设网( 陈茜、刘莉)4月28日上午,商洛市丹凤县住建局召开全县住房领域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协调推进会,传达丹凤县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会会议精神,对近期专项整治工作进行安排部署。会上,集中学习《习近平关于城市工作论述摘编》(节选)、《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通报《...
出席年会的领导有遂宁市文联秘书长杨华友先生、市民政局社会事业科科长王宇龙先生、遂宁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女子书协艺术指导老师柯小伟先生、市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吕荣国先生。会前,全体到会人员参观了遂宁市洋渡实验学校校园,并合影留念。
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总监鲍栋先生,北京国际设计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昱东先生,北京七星华电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兼北京七九八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姜楠先生,时代美术馆执行副馆长(北京馆成都馆重庆馆)刘威威女士,画廊周北京项目总监杨佳霖女士,收藏家田军先生和麦勒画廊创始人RenéMeile出席了发布会,其中几位嘉宾还在发布会现场围绕“北京的艺术季”话题进行了圆桌讨论。

母亲的湖之酒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10-19 10:29作者:综合来源:西部文化建设网

微信图片_20210312090208.jpg

(作者:蒋南,字乾元,笔名细语江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湖湘文化研究会会员,中国风水学会会员,衡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衡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编著出版《湘江渔歌》)


    我出生在湖之酒飘香的季节。听母亲说,我出生那年,家里特地酿了两缸湖之酒。家乡茅洞桥有个习俗,婴孩出生三天时,要经历一次初来人世的洗礼,也就是家乡所说的“洗三”。

    我生下来的第三天,父母也为我举行了“洗三”仪式。母亲把用中草药泡好的温水倒入澡盆,再滴入少许湖之酒,然后将我抱着在澡盆里浣洗。现在看到婴儿浣洗,小手小脚在缓缓升腾的水雾中,在甘醇的酒香中,在香馥四溢的草药中慢慢舒展,我似乎体会到自己曾经受洗时舒畅淋漓的感觉。“洗三”好了,父亲在厅堂里摆上八仙桌,置放湖之酒、牲品和水果,又在神龛上点上红蜡烛、檀香和纸钱。母亲抱着我来到神龛前作揖三拜,口中念念有词,十分虔诚。父亲则在一旁将一卷长长的鞭炮点燃,在噼哩啪啦的爆竹声和众人的祝福声中,完成了我的“洗三”仪式。

 

微信图片_20221017152941.jpg

   图:湖之酒(系酃酒的半成品)

  中午时分,父母置办三朝酒,祝贺我来到人世间。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八人一桌按序入席,席间除了丰盛的“十大碗”,还有一杯杯澄黄澄黄的湖之酒。客人们边吃边喝,边聊边饮。他们开始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逐渐地一大口一大口地喝,有人干脆一杯一杯地灌。于是,有人喝醉了,喝醉了就好,说明主人的酒好菜好招待得好。喝醉了就尽兴,客人高兴,主家也高兴。

  母亲说我生来就喜欢湖之酒,在父亲陪客人喝酒的时候,母亲抱着我来到酒席旁,意思是让我沾点酒气。在客人的起哄下,父亲用筷子在酒杯里蘸一点湖之酒点到我口里,我非但没有像其他婴孩那样被酒辣哭,小嘴巴反倒用劲地吸吮,还不时地咽口水呢!客人们都对我伸出大拇指:“好,是个小小男子汉!”

  就在我对天地万物还来不及认识,对大千世界的一切都还十分陌生的时候,在母亲的怀抱里,在弥漫着浓厚的清醇芬芳中,我品尝到了人间最美妙的饮料——湖之酒。


  我家在衡南县茅市镇南边的一个山村,那儿与祁东县以白木江上游为界,当地有一座古石拱桥,故称大桥。十来岁的时候,我们那里人均基本口粮只有两百多斤。那个年代,糯稻是“资本主义尾巴”,上面一般是禁止种的。家乡人人都爱喝湖之酒,不种糯稻是不可能的事,天高皇帝远,不管三七二十一,总要偷偷地种几亩大糯稻,每年收割的时候,一户总能分上百多斤。

 “重阳蒸酒经得喝”,重阳节是酿酒的好时节。重阳节到了,人们白天出集体工,晚上就忙着蒸酿湖之酒。竹推子大都是好几户人家共用的,推碾糯谷时,大伙儿都要事先商量好先后顺序。到了晚上,竹推子像久饿的孩子,远远望着哺乳母亲的到来,一头钻进母亲的怀抱,拼命地吞咽着黄灿灿的糯谷。推子飞快地旋转着,发出阵阵悦耳的隆隆声,像乡亲们欢快的大合唱,把宁静的小山村呼唤得沸沸扬扬。将推碾好的糯谷倒进大水牛样的木风车里,去分离稻壳。轻轻地摇动风叶,风车口里不停地吐泻出银练般的糯米瀑来,风车口下的米箩里,慢慢长出一座小小的糯米山,俨然一樽精致的玉石,等待着工匠的雕琢。

微信图片_20221017153003.png

        图片:作者(右,酃酒技艺非遗传承人)在酿酒

  一天晚上,我家也推碾好了大糯米,父母淘米,蒸饭,洗酒缸,垫酒窝,盖荷叶盖,一直忙到深夜。我小时候是个顶顶有名瞌睡虫,晚上当其他孩子还在后山上撒欢的时候,我就早早地钻进了被窝,约见周公去了。可到了蒸酒的那晚,父母忙碌的身影,从蒸甑里冒出的滚滚蒸汽,还有大糯米饭浓郁的香味,早把我的瞌睡虫驱除得无影无踪了。我没事可做,只好围着灶台打转转。蒸饭的时间太长了,好像过了几个世纪,而且香味那样浓烈,诱得肚子直打响鼓。

  第三天下午放学了,我撒腿就往家跑,从我家后山坡上,一股馥郁的酒香扑鼻而来。我沿着山径,循着香味,一路小跑进家门,蹲在酒窝边盼着母亲收工。傍晚时分,父母终于回来了,我迫不及待地催母亲掀开酒窝,母亲挖上一碗酒糟,一家人美美地吃上一顿,那滋味不是一个“美”字就能说得清的。吃完了,我似乎还不尽兴,干脆把盛酒糟的碗舔了个干净。母亲笑着骂我小馋鬼,舔酒碗比小猫还舔得干净。睡觉前,母亲把酿好的酒连酒带糟装入酒坛,并叮嘱我:“这酒是用来招待客人和做人情的,绝对不准偷吃。”我嘴一撇,“我从来不干小偷的事。”末了,母亲在田里挖来稀泥和上谷壳,做成封泥封住坛口。

  以后的日子里,我只能闻着从酒坛里逸出的丝丝酒香干咽口水。心里老是想,要是外公来我家就好了,母亲一定会启封酒坛的。


  每到星期天的时候,我就和小伙伴们到后山上拣柴火、打猪草。有一天,我爬在树上折干树枝,远远地看到一个身影越来越近,越看越清楚。我疾忙跳下树来,连蹦带跳跑进家里告诉母亲:“外公来了!”

  吃午饭的时候,我随母亲启开酒坛封口,那酒香就像被困了许久的猛兽,从坛子里窜将出来,直袭我的五脏六腑。母亲轻轻地插入酒插,舀来一壶黄澄澄的湖之酒,酒里面还漂浮着少许酒糟,像玉液里漂着的金蚂蚁,又像池塘里浮着的绿萍。那时我不知道西晋文学家张载写有《酃酒赋》,更不知道赋中有“漂蚁萍布,芬香酷烈”的描述。现在联想起来,张载的笔触很形象,湖之酒就是张载写的这个样子。母亲端着酒壶来到八仙桌旁,给外公和父亲各倒了一大杯酒,给我的却只有一点点,我对这种分配不公颇为不满。外公托起酒杯先抿一下,然后喝上一大口,连连称赞:“好酒!好酒!”我想学着外公的样子,先抿一下是可以的,可第二口就有点难为情了,那一点酒怎够一大口?我三下五除二喝完了,父亲和外公却有滋有味地慢慢喝着。父亲平时对我很严厉,我想喝酒当然不能寄奢望于他,转而盯着外公,外公似乎明白我的心思,端起他的酒杯让我喝一口。我捉住外公的酒杯,像饿极了的婴儿一头钻进母亲的怀抱一般,大口大口地喝下去,松开酒杯时已经干了一大半。我嘴角流着酒液,心里却在欢快地和着外公的称赞:“好酒!好酒!”父母虽有责备之意,碍于外公在场,没有给我过分的难堪。

微信图片_20221017153020.png

        图片:作者(酃酒技艺非遗传承人)在酿酒

  吃完中饭,外公就回去了,我的心里有些依依不舍。之后每天放学,我都要到后山张望村口,盼望外公再来。每次上学路上,我会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外公来时我喝了多少多少湖之酒。他们看着我眉飞色舞,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十分羡慕的样子。笫二天再说的时候,我还是那么神气,并夸下海口,外公过几天又会到我家来,他会让我喝更多的湖之酒。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外公还是没有来,倒是邻居家来客人了。我亲眼看到红砣的爸爸筛湖之酒,他将酒壶拎起,稍微倾斜,便见一股黄流从细长的嘴里缓缓地倾泻,轻轻地落在酒杯里,飞溅起一朵朵细细的黄酒花,那醇厚的香味,直把我的魂都勾过去了。

  回到家里,望着还是封着封泥的酒坛,我转来转去,心里说:“外公怎么还不来啊?”


  记得是1978年,家里建了三间新房。为了招待客人,母亲把邻居家分得的百来斤大糯稻都借过来,连同自家的一起酿了好几缸湖之酒。房子建好了,湖之酒也喝光了,就连甜酒糟都拌米花和煮鲫鱼吃了。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外公到家里看新房,母亲把正在下蛋的麻花母鸡杀了,还从供销社代销点买了一瓶回雁峰大曲给外公喝,外公吃完饭就回去了。

  外公回去之后,好长时间没到我家来。后来外婆告诉母亲,那次外公从我家回去,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在外婆的追问下才说:“到她屋里,湖之酒都冇得喝,杀只什么鸡,买瓶什么白酒,冇一点味。”

微信图片_20221017153030.png

      图片:作者(酃酒技艺非遗传承人)在酿酒

  到了来年,队里又分了大糯稻,还了邻居家的糯稻后,家里还剩下斗把糯谷,母亲酿了一小缸湖之酒。由于我家建房不久,经济有些困难,外婆要外公送一担红薯贴补我家。吃饭的时候,母亲舀了新酿的湖之酒,因为家里确实拿不出像样的菜,只好从咋菜坛里拿了几砣豆腐乳给外公下酒。外公自斟自酌,慢慢地喝,慢慢地抿,看那神气就像一位品酒大师,说:“好酒,蛮纯正!不腻味,口感好,就像珠子在口里滚动一样,柔柔的,滑滑的,喝哒舍不得咽下去。”这一壶酒,外公整整喝了两个小时。

  回到家里,刚到门口,外公得意地叫声外婆:“婆婆子,今天在女儿家呷了湖之酒哒,顶好的酒,还给我带了一壶回来呢!”外婆说:“是好酒,闻到这满屋的香味,就知道是好酒了。”看来,能合得上外公口味的,只有母亲酿的湖之酒。

  如今母亲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那种特别熟悉的酒香都已成为了回忆。

 (编辑:黄长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