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招募演绎人员:联系13438774266 
为您推荐
由南充顺庆区杨光原著改编的一部以蓬安县兴旺镇三青沟村党支部书记陈建清的真实事迹,以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讴歌我市脱贫攻坚中涌现出的感人事迹、动人故事和取得的成就,备受社会期待。陈建清不向命运屈服、带领群众致富的感人故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引发广泛关注。
凯旋岁月退役军人专属平台致力于在全社会营造“尊崇军人”,“尊重退役军人”的良好氛围。 6月18日在重庆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拥军企业及社会各界人士、 在相关部门指导支持下圆满成功。凯旋岁月退役军人专属服务综合平台,是经有关部门授权、服务退役军人和“三属”、退役军人亲属提供专属服务的平台。运行团队由有关部门、受到各级政府表彰的最美退役军人、军创企业家及一等功臣们组建,旨在让优待证成为退役军人...
6月10日,由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和庆阳市委、市政府主办的甘肃省2024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展示展销主会场系列活动暨第十九届庆阳香包民俗文化节开幕式在庆阳体育馆举行,国家AAA级岐山醋文化景区、陕西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单位—岐山天缘醋业等作为宝鸡市文旅与非遗传承的优秀企业代表受邀出席展示展销活动。
冯朝勇指出,全县各级党组织要切实扛起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各党组织书记要认真履行第一责任人职责,进一步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以“五件实事硬事和重点事项”为关键,自我加压、攻坚克难、全力突破,确保圆满完成基层党建各项目标任务。
《中华纪年法与落下闳春节文化二十四节气历研究》完成全部出版任务,现正式向读者发售   近日,阆中文联副主席、名城研究会研究员陈恒先生正式收到从首都北京“中国农影音像出版社”寄来的专著《中华纪年法与落下闳春节文化二十四节气历研究》(含日历表)印刷打包成品。这标志着历时近两年时间,这一中国首部探讨历法纪元与历法改革的专著,同时也是国内首部既探讨历理、又提供历算数据的专著,全面完成所有的出版任务并...
原标题:5-20醉红书画雅集活动在上海中国红庴旗舰店成功举办共工新闻社专题6月2日电(共小君)2024年5月20日,由安溪县醉红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服务中心,携手福建泉州红庴文旅发展有限公司、福建绿色黄金茶业有限公司联合举办——“醉红书画雅集活动”,在上海中国红庴旗舰店隆重举办。据共工新闻社记者了解到,当天到场领导嘉宾有:中共中央宣部原常务副部长龚心翰先生,中共上海市政府原副市长刘振元先生,中国...
活动现场,工作人员向群众热情宣讲《信访工作条例》、“信访法治化工作指南”及信访“路线图”等信访知识,结合新时代信访工作特点及群众关心的热点进行现场答疑释惑,并将印有宣传标语的围裙、纸杯、环保袋等物品分发给群众。
出席签字仪式的领导有西北建设杂志社执行社长杨海卿、总编辑许衙评、执行总编辑李虎山,华人头条陕西中心负责人孟海青、总编辑房双良。西北建设杂志社与华人头条陕西中心战略合作签约座谈会  华人头条陕西中心负责人孟海青、总编辑房双良介绍了华人头条的发展历程、运行状况和未来规划。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通过外围摸排,刑侦民警获悉梵音寺被盗当晚,蓬安县龙角寺同样发生一起类似案件。今年3月7日晚,两人从异地骑行摩托到达南部,然后伪装撬盗南部县药王寺功德箱内300元现金,再于3月19日晚接连撬盗南部县梵音寺、蓬安县龙角寺功德箱内共800元现金。
陕西丹凤县住建局举办建筑施工领域安全生产大讲堂活动为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安全生产的重要论述和指示批示精神以及建筑施工领域安全生产治本攻坚三年行动的有关要求,进一步提升丹凤县驻丹建筑企业和在建项目参建单位安全管理人员管理水平,根据丹凤县住建局2024年度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工作既定安排,5月28日丹凤县住建局在局北二楼会议室举办了2024年度第一期全县建筑施工领域安全生产大讲堂,县住建局分管负责人...

回味砍松树当柴烧的岁月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3-09-11 12:25作者:综合来源:西部文化建设网/故事

微信图片_20230906103124.png

上个世纪60年代中叶,我刚初中毕业进入高中,因家境贫困,很无奈地辍学回家务农。在阴差阳错的磨难中,我当年虽未圆当飞行员的梦。年底却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草绿色军装,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年仅16岁的小兵,来到广东省东莞县樟木头的宝山脚下。当时这里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沟。

据说:樟木头镇位于东莞市东南部,是华南腹地连接深港的通衢要道,具有840余年建镇历史,古称泰安、大安圩等。樟木头镇东南与清溪镇相连,南与塘厦镇接壤,西与黄江镇相邻,北与常平镇相接,东北与谢岗镇接壤,总面积118.78平方公里,现在的宝山已于1993年建成森林公园。公园占地面积20960由芙蓉寺和九栋两个游览区组成。芙蓉寺游览区内的芙蓉庙、龙潭飞瀑、石瓮芙蓉等景点在明朝末年就闻名遐迩其中“石瓮芙蓉”曾是东莞八景之一。

在这个被称为军校的茅草棚搭建的军营里,对我们来说一切都很新鲜,又很陌生,似乎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这里做饭、烧水既没有煤,也没有液化气,全是烧从山上砍下来的大树。树干就锯成一段一段,再劈成一块一块。树枝就砍成一节一节的。

这样的事放到现在,简直是不可思议,是破坏环境的犯罪行为。现在各个单位,各个家庭做饭、炒菜、烧水,洗澡都以液化气、天燃气或电作燃料,就连火车、汽车不是用燃气就是用电,几乎全国没有哪个地方,哪个单位还要上山砍树做柴烧。

微信图片_20230906103107.jpg

宝山上的树、满山遍野、密密麻麻、都是较长年份的松树。最初,首长们要我们按照樟木头林场的要求,选松树长得茂密的地方有选择地砍小松树。我们每个月都要抽几天时间、在领导的带领下上山去砍松树。至今,我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松树,长得歪歪斜斜的,树干含油脂高,既不能做板材,又不能做方料,只能当柴烧。

上山砍树的那天,我们吃完早饭就做些准备工作。首先是把水壶灌满水。那时部队没有饮水机。开水是炊事员用炒菜锅烧的。水烧好后,我们每个组派两个人背着十来个水壶去炊事班的锅边给水壶灌水。因为灌的水是开水,还需将灌满开水的水壶放进食堂边一条小溪里,让小溪的凉水冷却水壶中的水。除了准备水以外,还要准备砍刀、锯子、绳索、铁丝之类的东西,大部分战友把背包带当绳子用。

各项工作准备就绪后,领导一声令下,集合!我们从四面八方啪啪啪就跑过来,排成两行。值班的领导按惯例喊:“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前看,立正”后,就向站在一旁的上一级首长跑去,报告今天上山砍树的人员集合完毕,请首长指示。

首长走到队列前,敬个礼。就向我们训话,训话的内容无非是讲一些注意安全,相互帮助,遵守纪律之类的话语,然后我们向着宝山脚下走去。

步行约半个来小时,我们就到了山脚下。上山的路是羊肠小道,又陡又窄。有的地方根本没有路,我是第一次爬山,刚开始感到非常的好奇。顺着羊肠小道,我们爬到了半山腰,前面一块大石头挡住去路,石头边又是很陡的峭壁,没有其它路可走。唯一的路是抓住石头上面垂下来的枯藤,爬蹬着石块,翻过去。

见此状况,我当时感到很害怕,在战友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终于鼓起勇气爬了上去。不知道又走了多久,才找到一片树木茂密的地方,挑选着要砍的树。

我们七八个人一组,有的俩人拉锯锯树,有的拿砍刀砍树。松树树干内含有油脂,不好用锯子锯。因为松树的油很粘,锯子常常被松树油粘住在树干里拉不动,还只能用刀砍。

我们把树砍倒后,再把树枝砍下来。然后将树枝一捆一捆的捆好,再削一根小树干作扁担,一头插一捆捆好的树枝,也就成了一担柴,一人挑。我当时个头小力气不大,挑又挑不起、扛也扛不动。我就用铁丝将根或根树干捆在一起,再用绳子捆在铁丝上拖着往山下拉。

微信图片_20230906103141.jpg

我那时虽然个子小,力气不大,但胆子蛮大。我把根树用铁丝捆好,树头上面捆紧,树干尾边捆紧。然后我就拿着绳子的另一头将这梱树往山下拖。陡峭的山坡轻轻的一拖。这一捆树就顺着山坡往下猛滑,不碰到障碍物就可以飞快滑到山底,若碰到障碍物时就用绳子扯一下,调整一下下滑的角度,再一扯,这梱树又顺坡下滑。我也就顺着山坡往山底下猛跑。一次拖三根树,比其他力气大的战友扛一根树下山既省力又提高了劳动效率。他们挑一担树枝的,或者扛一根树的看到我这样拖他们也跟着我拖了起来。但是拖一梱树下来,鞋也破了,衣服也破了,手、脚都划了很多道道,有的还流着血。

说来也怪,那时部队还有一台缝纫机,有位姓陈的战友还会使用缝纫机,技术很熟练。我们就把破衣服交给他。他把我们的破衣服补好。我们穿的衣服常常是补丁加补丁。每次上山砍柴,就把这套打补丁的衣服穿起来。好的衣服就留着平时上课或上街的时候穿。

在宝山上砍松树当柴烧已成为我们户外必修课。要求我们有选择的砍松树做柴烧的时间,大概持续了大半年左右。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整个宝山地区发生了大面积的松毛虫灾害,几乎在一个星期之内,松树针状树叶就被松毛虫吃光。不到半个月,满山遍野被松毛虫吃光树叶的松树都枯死了。

面对满山枯死的松树,我们上山砍树就进行无差别的砍了,通通的砍掉。除了我们在山上砍树外,还有其它的单位也上山砍。大概砍了一、两个月,山上的树就被砍光了。

这个时候我们爬上山顶,发现在山的那一边的山底下还有一条铁路,一天到晚跑着火车。我们当时看了非常吃惊,原来这条铁路就是我们从长沙到广州,又从广州转车到樟木头车站的铁路。据说这条铁路从广州经樟木头一直延伸到香港。

那时,我们从农村来到部队基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在部队那种封闭的环境下我们更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精彩。从部队驻地到樟木头镇相距公里山路,我们一年也难得翻山越岭地去一次。部队首长告诉我们,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有魔鬼的地方。我们望着铁路,呆呆的想着哪一天又能从这条铁路上,坐火车回到自己的家乡。

在山上砍树运下山当柴烧,摔伤的事时有发生。早几天我在网上发了《回忆在樟木头宝山砍去当柴烧的轶事(一)之后,远在广州的谢志城给我发来微信,说他手臂上至今还留着一道伤疤,是那时砍柴从山上摔下来,手上划了一块很大的伤。部队卫生队的医生和护士把他伤口处理和包扎好的,至今仍留下了记忆的疤。

微信图片_20230906103119.jpg

那个年代里,宝山可以说还是非常原生态的。宝山上有不少的野生动物,如野猪,野鸡,野兔,黄麂、穿山甲等。有一次我们砍树,不经意间从这个山头上看到对面的一个山头上,发现那一个山头上有成群结队的野猪。我们几个怀着好奇的心情,就赶忙从这个山头下去,又跑到那个山头上去寻找野猪的踪迹。

我们跑到对面山头上时,野猪已经没了踪迹,山上长满了一米多高的蕨类植物。蕨类植物长老了以后非常硬,它的杆都是横七竖八长着的,人过不去而野猪就在蕨丛中钻了一个洞,就像遂道,直径大约有四五十公分。我们看了一看蕨丛中的野猪行走的遂道,只好扫兴而归。重回原来的山上把砍下的树拖走。

有时还有野猪下山偷吃东西。我记得有人用56式步枪将一头跑到食堂潲水桶吃东西的野猪打死了。大家还吃了一顿野猪肉。

后来听别人说,野猪对人的攻击力是非常巨大的。如果正面碰撞了它。它会直冲过来,如果被它冲撞一下,人不死即伤。我们是非常幸运的,没有实地与野猪发生戏剧性会面。

从宝山上面砍树当柴烧的时间大概延续了两年左右。后来我们部队搬到了黄江镇鸡啼岗的山边。从此告别了住茅草房和上山砍树当柴烧的曰子,住进了红墙黑瓦并铺了瓷地板砖的洋房。

黄长庚,2023月写于衡阳

来源:和谐衡阳网